世行会被“特朗普化”凯文·华特金斯

发布时间:2020-06-15

世行会被“特朗普化”凯文·华特金斯 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已接任世界银行行长一职,但也背负着好些沉重的政治包袱。

毕竟他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人选,让人忧虑他可能会利用这一职位在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中开辟一条新战线,削弱该银行在气候变化方面的领导地位,并在更大范围内腐蚀多边主义。


在本周的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春季会议上,马尔帕斯需要正面应对这些忧虑。

而人们对他的判断依据,也不应该是其过往经历或者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而是他拿出手的工作。

作为这个拥有189个成员的多边机构的领导者,其职责是解决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最严峻的不公正现象,从贫困到极端不平等和全球变暖,由此可见,马尔帕斯正在逐渐承担起世界上最重要的其中一项工作。

不管他是在什幺情况下被任命的,我们都应避免在一场公平审判之前就对马尔帕斯下定论。

世行会被“特朗普化”凯文·华特金斯 马尔帕斯

他的反多边主义本性可能被夸大了。须知作为美国财政部高级官员的他去年帮忙为世界银行增资了130亿美元(531.7亿令吉)。他还表示有意将减少贫困作为世行使命的核心。


全球减贫进度放慢

春季会议提供了一个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国际社会致力于在2030年消灭贫困,改善健康和福祉,扩大民众发展机会和实现环境可持续性的目标,落到实处的机会。

尽管过去20年间取得了非凡的进展,但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警报灯仍在闪烁。

世界银行最近的估计显示全球减贫进度急剧放缓。根据目前的趋势,2030年约有6亿人将生活在每天1.90美元(7.77令吉)的官方贫困线以下,其中40%以上属于非洲儿童。

此外儿童生存数据也同样令人担忧。虽然自2000年以来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几乎降低了一半,但将可预防儿童死亡率降为0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正日益变得遥不可及。

根据目前的趋势,2030年时将有300多万5岁以下儿童夭折。

“不平等”是最大问题

关于教育的成绩单也同样不值得夸耀。

在我们这个日益以知识为基础的全球经济中,仍有约2.63亿年轻人处于失学状态。这些年轻人中有四分之一是小学适龄儿童,而且这一数字正在上升。

还有更多的孩子虽在学校,但却未能接受优质教育。对于这些孩子,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对“扩大发展机会”的承诺更像是一张空头支票。

不平等是导致2030年目标即将失落的核心问题。如果没有一些有利于穷人的大规模收入再分配,就不可能实现消除贫困的目标。

这个情况同样也适用于儿童生存率问题。那些出生于社会最下层2%家庭的儿童,占了儿童总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主要原因是营养不良以及无法充分和平等地获取医疗保健服务(包括接种疫苗)。

而缩小死亡率差距将意味着要将卫生预算导向那些最为贫困和边缘化的儿童。

上述这些都是世界银行及其新行长能够施展拳脚的领域。

发展中国家税务更重

值得赞扬的是,世行正越来越关注不平等问题。

但是它在倡导缩小社会差距所需的税收,公共支出和监管方面的再分配政策上一直非常谨慎。

马尔帕斯可能不是一个以穷人为先再分配政策的明确支持者,但这却正是目前所需要的。

在这方面有足够的理由去引起关注。在他最初的“竞选”宣言中,马尔帕斯主要关注减税,同时避而不提在卫生,教育和基础设施等领域增加公共支出的必要性。

他的这种做法几乎肯定会使可持续发展目标前功尽弃。

因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的估算,发展中国家不但不能减税,还需要再增加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5%的税收收入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世界银行应该帮助建立实现这一成果所需的累进和负责任的税收制度。

冀着重初级保健服务

在这个援助预算屡遭削减的时期,世行还应该支持更具创新性的融资方法。

联合国教育问题特使、英国前首相戈登布朗呼吁建立一个国际教育融资机构,利用贷款担保来为那些目前优惠融资受限的中低收入国家提供80亿美元(325.6亿令吉)的新教育融资。这将有助于7000万儿童入学。

而卫生融资则是另一个应当高度优先的领域。每年有数百万儿童因为肺炎,疟疾和腹泻等可治疗的疾病而失去生命,要幺是他们的父母负担不起医疗费,要幺是诊所缺乏训练有素的卫生工作者,药物和重要的诊断设备。

在其前任行长金镛的领导下,世界银行倡导实施由公共资助的全民医疗保险,理由也很充分:没有其他替代途径可以为穷人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

对此马尔帕斯应当与世界卫生组织密切合作去推动这一议程,把重点放在初级保健服务上。

当然,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展不仅仅是花了更多的钱,也关乎这些支出是否更加公平。

世行会被“特朗普化”凯文·华特金斯 世界银行最近的估计显示,全球减贫进度急剧放缓。

“不应抛下穷苦人”

即将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春季会议上发布的一份名为《救救孩子》的新报告就显示出健康风险承担者和公共支出收益者之间的明显鸿沟,前者大多压到了穷苦儿童身上,后者却主要落在了较优越家庭孩子的手里。

上述事实抹杀了各国政府在签署可持续发展目标时所做的核心承诺:那些离目标最远的国家将从最快的进展中受益。

用该议程的语言来说,就是“不应该抛弃下任何人”。

世界银行可以通过与联合国和各个国家机构展开合作,借助监测和报告从死亡率到教育等关键差异指标缩小的速度来帮助改善履行上述承诺的负责程度。

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也应利用其公共财政报告来监测各项财政政策是否与缩小社会不平等的承诺保持一致。

马尔帕斯拥有执掌世界上其中一个最庞大发展融资来源机构的独特特权和责任,而该机构正是由大批致力于通过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来改变数百万人生活的专职人员组成。他可绝对不能掉链子了。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