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推进融资最大化佐摩阿尼斯周赫利博士

发布时间:2020-06-15

世行推进融资最大化佐摩阿尼斯周赫利博士

世界银行已成功建立一个联盟,有效推进其“发展融资最大化”(MFD)议程。


去年10月二十国集团(G20)名人小组(EPG)报告,包括了要协调各种国际金融机构(IFIs)推广金融化的提议。

“发展融资最大化”途径要求多边发展银行(MDB)积极重塑发展中国家的金融体系,以更好地“补充”全球金融。

多边发展银行也已呼吁发展中国家,鼓励当地机构投资者重新设计退休金制度,以符合美国私人退休金启发的路线。因此,多边发展银行已在:

●影响哪些项目被视为“银行性”,很可能造成大型基础设施优先于较小项目。

●允许证券化,把银行性项目转型成可交易证券,产生更多收益和加强全球金融。


●说服发展中国家政府为多边发展银行设计的补贴和其他“去风险”措施提供资金,以担保私人金融利润。

●决定发展中国家以何种方式供应跨国银行和机构投资者选择的证券。

二十国集团提议

二十国集团名人小组对合作推动金融化的主要提议包括:

●国际金融机构合作增加银行性项目的供应,并共享数据和信息,以支持将多边发展银行贷款证券化所须的基础设施数据平台。

●国际金融机构应提供风险保险,以增加银行性项目的数量,不因高政治风险而受阻。政府需要针对“政治风险”担保,才能更吸引再保险人。

由于多边发展银行贷款的证券化牵涉不同信用评级、供多元“风险胃口”投资者的可交易资产,多边发展银行受促为私人和主权贷款两者均进行证券化,并保留低级份额(junior tranches)的利益,以吸引私人投资。

多边发展银行证券化

多边发展银行应遵循近期给发行者的建议,在资产负债表上保留证券化份额的股份,继续当个利益相关者。把贷款证券化的是多边发展银行,而不是私人银行,含意相当不同。

作为发起者,多边发展银行可在政治上施压中低收入国家政府,以提供“去风险”工具,包括公共私人界伙伴关系(PPP)基础设施项目证券化的担保收入。

世行推进融资最大化佐摩阿尼斯周赫利博士 世界银行成功建立一个联盟,有效推进其“发展融资最大化”议程。

借主权借贷力量推改革

世界银行《PPP合同条款指南》可比任何贸易或投资协议或国际法更加重国家和公民的负担。国家承担过度的风险,其为公共利益而监管的权利又被拘束。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发展中心(CGD)在给二十国集团名人小组的报告中,也类似地不鼓励借贷。“多点动员,少点借贷”。反而,它提议用特殊目的载体(SPVs)增大多边发展银行的私人界窗口。

全球发展中心也呼吁多边发展银行用主权借贷来推动改革,让项目在财务上可行,并协助为PPPs的公共份额提供资金。因此,多边发展银行也施压政府,用自己的财政资源支持“发展融资最大化”。

这些建议可预见会在官方上推动证券、回购和衍生产品市场,导致系统脆弱性的管理更加困难。

因此,全球发展中心推动的各种选项包括高风险、高杠杆、金融化投资者作为国际发展的伙伴,让多边发展银行自己暴露在“发展融资最大化”途径的脆弱性。

恐带来金融系统风险

在(与有规模和范围的经济体的)资产管理中,有集中的倾向,很可能造成根据地在美国的资产经理用相当多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机构投资,把资金分配到全球。

二十国集团名人小组没有意识到,它的提议(把发展中国家的金融系统转型,以贡献证券的全球供应)涉及显着的系统风险。尽管如此,它宣称正在寻求保住开放金融市场的利益,同时减轻系统脆弱性。

因此,它已呼吁国际货币基金(IMF):开发和管理一个框架,以管理不稳定的资本流;创造一个有弹性的全球“安全网”,可有效地动员资源,以应对金融脆弱性;和让金融监控与有效的早期预警系统一体化。

不过,名人小组报告没有把减轻系统风险作为转移到证券化的条件。由于它提议的保护措施大多不实际或无效,它的金融不稳定性关注没有很大意义。

虽然IMF承认在国家和国际两种水平涉及的危险和脆弱性,包括对融资条件失去有效的主权控制,但是IMF仍支持名人小组的提议。

尽管有近期金融危机的经验,IMF继续鼓吹,自由浮动汇率可有效地缓冲资金流不稳定性,同时,资本管控应只在耗尽所有货币和财政政策工具后才使用。

佐摩、阿尼斯周赫利博士

佐摩、阿尼斯周赫利博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